La Solitude

Thoughts and moments in the cold.

11月18日 记忆 November 18, 2011

Filed under: Uncategorized — winterbreeze23 @ 11:28 am

那些荣光,虽然早已远离我却还是仿佛如此亲近。就像失足跌进一个曾经的梦里,依然宛如昔日,依然像呼吸一样自然。又许多应得的,也有许多不该属于我的,它们都是上帝对我的眷顾。我一直知道这是我的福气,也知道我只是暂时的保管者。对那件华服,我没有不舍,只有一种像一个老者对世事的怀缅。每一寸土地都有那么多的回忆。并没有特别的意义,也没有特别去纪录。只是人的大脑如此神奇,在记忆中信手的涂鸦或许也会留下一种专属它的气味和颜色。回顾一个记忆的感觉是奇特的。就像漫步在一个未完成的梦境。但究竟何为梦境?是昔日,抑或是踩在脚下的时光?

 

11月9日 悲伤 November 9, 2011

Filed under: 常在我心 — winterbreeze23 @ 12:26 pm

今天PB和PSB的成绩出来了。又是这样,我又失败了。班上好多人都进了呢。好想和爸爸妈妈说说话,却又什么都不想再提了。他们一定会告诉我没关系。我知道。可是我要怎么抑制心中的自卑感。舞蹈,啦啦队,学长,学生会,,一次一次都不行。我就像一件瓷器,每一次被摔碎,都尽最大的力站起来,掩埋裂痕,堆起残缺的笑容,可是却再一次被蹂躏。我已经很累了,我不想再努力了,我没有信心了。

我到底哪里不好,你告诉我。我真的要撑不下去了。

唯一紧握着的,是那张或许是全级第一的成绩单。我知道自己该知足。可是真的,我觉得自己很渺小。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眼光去看待同学领子上的一个个徽章,和那绿领带。我什么都没有。真的什么都没有。

我或许可以说我不在乎,不适合我。可是我心里知道,我是被拒绝的。我现在真的很想去办那个文学社。以前妈妈让我去,我却对这种自私的做法充满鄙夷。可是现在我真的很想,不是为了理想,不是为了同学,是为我自己,为卑微的我。

 

又是这样 November 6, 2011

Filed under: 常在我心 — winterbreeze23 @ 1:19 am

又是这样被拒绝了。那天去了啦啦队的audition,很开心,觉得一切只要尝试了,不管怎么样都没关系。同时,向上帝祷告希望能成功。如果可以,我会多么多么高兴。可是,又一次被拒绝了。我觉得上帝已经在挑战我的勇气了。那么多次的失败和拒绝,却还要一次次重新努力,假装有信心,忍住要夺眶而出的眼泪。

 

万剩节 October 31, 2011

Filed under: 常在我心 — winterbreeze23 @ 10:24 pm

考完试了。日子还是这么一天一天剥落。

每天浑浑噩噩地过去。想做好多事,真的,一件都没有。

今天去了selection camp, 之后mep音乐会。普通的夜晚,最终在alice的短信和见到他后失了兴致。进了ivp,应该高兴才对吧。这么多次的选拔,面试,一次次的失落和眼泪和自卑。终于有接受自己的了,却又开始患得患失。上帝可能就是喜欢这样玩弄人吧。终于进了,却要放弃了。

突然见到他了。其实根本不是喜欢他什么的,只是当见到一些男孩时,我会发现自己的生活时多么的悲哀。我手机中竟然一个同龄男孩的号码都没有。原来一切的信心,一切的笑容,都是假的。

这两天听到了中国达人秀中的乌达木的歌。真的好美好纯净。他真的好乖,好单纯。凄惨的身世,沉默的性子,悠远辽阔的歌喉。我的小王子。=)道特尔也是这样的一个小蒙古歌唱家。他是一名驯马手。他说他最享受的就是骑在马背上唱歌。这种梦想美丽得让我有流泪的冲动。我想我的身体里就流淌着这种渴望自由的血液。我也要骑着马飞驰,听着尖锐的风声,望着干枯苍凉的草原。我渴望这种放下一切的自由,就算是愧对所有人。心底,我还是浪漫的吧。不管平时多要强,始终希望会有个人与我,随时就丢下一切,浪迹天涯。

 

October 23, 2011

Filed under: Uncategorized — winterbreeze23 @ 11:21 pm

怎么办,,我真的很难过。我可以在哪找到一点安慰。

 

狮子王

Filed under: Uncategorized — winterbreeze23 @ 10:04 pm

心情坏到极点。浑浑噩噩地又过了一天。没有心做点事,背单词,甚至是读书。看视频,睡觉,起来,上微博。妈妈交代我洗的衣服也没有洗。这样的生活让我想给自己一巴掌。

晚上,YX电话,说狮子王是今天晚上。四十块的票,,我向妈妈道歉,低头在手背上掐自己。可是,面对她无尽头的职责,又变得乖戾。我不知道该做什么,说什么。是该倒头,什么都抛到脑后,还是,真正坐下来,和自己理清。

头有点疼,连手都在颤抖。我害怕,怕我自己。

我在做什么呢,从考试前便这样,考完后更找不到任何理由把自己拾起来。我打过自己巴掌,扯过头发。我明知道什么都是理由,还纵容自己。我欺骗妈妈,对自己说那是为了让她放宽心。可是我也欺骗自己。我恨我自己。

我到底想做什么,我想死吗。是一个阶段,还是我永远逃不出的魔咒。

 

杂记 October 12, 2011

Filed under: Uncategorized — winterbreeze23 @ 9:27 pm

今天又和妈妈吵架了。我知道她难过生气的是什么。

我一直都知道我是一个薄情的人。特别是对妈妈。那么容易地就讨厌,就生气。那么多的好,却一个都想不起。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。有些坏脾气已经是一种习惯。就连吵架地时候,心里只是讨厌,厌烦,甚至是恨。为什么会这样呢。还是我对所有人都这样?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?这些眼泪或许只是为自己流的。妈妈或许真的不应该对我好。我看不见,也感受不到。可能我是一个没有心的人,就连对自己的母亲也没有真实的情感。

我知道她的付出。可是有些时候就是无缘由地讨厌她,然后脾气变得乖戾,说话也冲。我想我真的很令她寒心。我想我真的很可怕。

我不是一个令她宽慰地女儿。也不会是令她骄傲地女儿。她的梦想,我达不到。她的付出,我也回报不了。我或许甘愿做一个平庸的人,享受着卑微的幸福,带着对生活的愤恨。或许骨子里,我留着和爸爸一样的血。一样的平庸,一样的无情,一样的自私,一样的恨。

这些话就连我自己也感到可怕。我不知道。真的不知道。